(一)

先介紹我的姐姐,我這位姐姐并不是親姐姐,怎麼說呢,應該算是表姐吧,是我媽媽兄妹排行中最小的一個的孩子,也是我們這幾個表兄弟姐妹中的唯一一個女孩,由於與我年齡更相近,所以只和我比較親近,與其他幾個沒太多往來。

  我姐姐是某體育學院的女生,她說她是學健美操的,具體是個什麼專我也不知道。身材嘛,還行!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夏天和她一起出去的時候,或多或少中可以看到些什麼。但是今天的故事和這個沒關系。


  有天晚上,同樣相約出來跑步,跑了沒幾分鐘就開始下雨了,下得還不算太大。我姐說:「好煩啊,才跑了沒幾步就下雨了。」我說:「那怎麼辦?要不我們回家拿傘然后再出來散步?」我姐說:「好主意!就這麼辦!」於是,我們先一起去我家拿傘。

  到了我家門口,我姐在樓下等我,我上去拿傘。為了不把鞋子也打濕了,我把球鞋也換成了拖鞋。下來之后,又去姐姐家等她拿傘。我們一起進了她家(她和爸爸媽媽還有她爺爺住在一起,她爸爸就是我舅舅,她爺爺呢,當然就是我的外公啦),她拿到傘后,雨突然下大了,她看了看她的殘長褲扔下一句:「我去換條裙子。」就跑回了她的房間。

  過了一會,她穿著一條黑色的短裙出來了,我用嫌棄的口吻說了句:「你真麻煩~~」就一起下樓了。(后來我才發現,她穿短裙是好事)走到燈光明亮處時,我終於看清她穿的是條什麼樣的短裙了,一條黑色的短裙,超短的,有一只很卡通的小熊,於是我就嘲笑她:「姐,你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裝嫩,還穿那種卡通小熊的裙子,哈哈~~」(其實我姐比我大不到一歲,那年我22歲,我姐23歲)我姐狠狠地拍了我一下,解釋道:「這個是我高中穿的,剛才進去的時候又沒開燈就隨手拿了一件,還不都是因為你在門外催我!」兩個人撐著傘在雨中散步,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一個露天跑道邊,跑道的大門被一條鐵鏈鎖著,鎖鏈上有一把大鎖。走到這就想起了以前小的時候兩個人在這玩的情景,於是我提議說在里面走走,我姐表示同意。

  於是,我要我姐把傘拿著,我先從兩扇大門的間隙鉆了過去,過去之后要我接,把我的傘和她的傘遞給我,然后讓她鉆過來。可是她鉆到一半的時候就停住了,我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她,她瞪了我一眼,兇道:「看什麼看,快來拉我一把!」於是我上前拉了一把,終於過來了!

  過來之后我姐一看胸口,就在那埋怨我:「都是你出的餿主意,害得我衣服也臟了。」我扔了句:「這和我有什麼關系,明明是你太胖了的原因。」我姐怒了:「你才胖呢,我這是標準身材,懂麼?」我答了句:「哦~~」然后一臉壞笑的說:「那就是你胸太大了,那就更怪不了我了!」我姐一聽到這就追過來打我,由於我穿的是長褲,而且下了雨,褲腿全黏在腳上了。我姐穿的是超短裙,所以沒幾步她就追上了我,一把將我抓住,另一只手對著我的胸口就是就是一巴掌,說道:「吃我一記熊掌拍,叫你開我玩笑。」然后越拍越起勁。

  我連忙護住胸口說道:「你要是再拍,小心我用同樣的方法拍你的。」我姐扔了句:「我弟弟最乖了,一定不會忍心打姐姐的。」邊說的時候,手上仍然沒閑著,就在那里拍我的胸口。

  當時兩個都鬧瘋了,也沒想那麼多,我道:「你不相信是吧?」然后一巴掌拍了過去,正好拍到我姐的胸部。當時我姐的動作就停住了,我們都愣了一下,我連忙把手收了回來,然后不住地道歉。但我姐根本就不管我的道歉,追著我就打,邊追還邊喊:「你個小色狼,連你姐姐的便宜都敢占,看我怎麼收拾你!」我們這的露天跑道有個看臺,看臺上有個棚子的,所以沒雨的話,看臺下方是有燈照著的,而且是那種光線很好的白熾燈,於是我就朝那里跑去。看臺是有樓梯的,但是當時因為被我姐姐追著又在下雨,於是就筆直的朝看臺跑去。

  跑到看臺跟前,因為沒注意看路,跑到了沒有臺階的那一邊,我就一躍跳上了看臺。我姐跑到看臺邊上時就停住了,猶豫了半天才說道:「弟弟,來拉我一把,我跑得沒勁了,快過來拉我一把,我不打你了!」我說:「你少騙我,我過來拉你,肯定要一把將我抓住的,我才不上你的當呢!再說你好歹是體院的學生啊,這麼矮的一個臺階你都上不來?」那個臺階其實說高也不算高,說矮也不算矮,差不多就到我姐姐膝蓋上面一點吧(我姐一米六幾)。我姐說:「我穿的這種裙子沒辦法邁太大,你快來拉我一把,我身上都淋濕了。」從我們進到跑道之后,我們倆的傘就一直是我拿的,后來我姐追我,我連忙邊收傘邊往前跑。這時的雨已經很大了,可以說是暴雨,所以我姐的衣服很快就濕了!而且我姐穿的那種短裙有點緊,應該是屬於那種直上直下的,上面沒有花邊,拉鏈在側面的那種。


  我姐穿著一條黃色的內褲,內褲前面有很多褶皺、花邊,而陰部的地方就是一塊普通的薄布,不過不知道是燈光問題,還是因為內褲有些太薄了,我透過我姐的內褲看到了她的陰部有些不太濃密的毛發。

  等我把我姐拉上來之后就并排坐在看臺上休息,這時候我還不忘調侃我姐:
  「姐,黃色的哦!」可我姐眉毛都不皺一下,說:「看到了就看到了,就當我是穿泳衣好了。再說,你是我弟弟,被你看到了也沒什麼,你以前也沒少看到!」我回了句:「就當是穿泳衣是吧,那你現在怎麼泳衣外面還有一件衣服和一條裙子?有你這麼游泳的麼?」說著轉頭看著我姐。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又看到了養眼的東西:我姐今天下身穿的是黑色的超短裙,上身穿的是那種白色的紗制的短袖上衣,所以一陣暴雨之后,上衣已經變得透明了,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姐穿的是和內褲成套的黃色胸罩。


  這時我姐轉過頭來和我講話,一轉頭就看見我直勾勾的看著她的胸部,於是她一巴掌朝我身上一拍,道:「你在看哪呢?」我跑了半天,坐下來之后就不想動了,所以也懶得躲了,結果我一聲慘叫:「啊~~」我姐的一巴掌正好拍到我的小弟弟上。由於剛才看了那麼多養眼的東西,所以小弟弟已經勃起了,而且還挺得很高,她那一巴掌拍下去不知道拍得有多痛。

  我捂著自己的小弟弟痛得直咧咧,這回輪到我姐給我道歉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很痛麼?」我痛得直飆淚,咬牙裂齒的擠出幾句話:「男生最脆弱的就是這里,你說痛不痛!」就再也沒管我姐了,我姐就坐在旁邊陪著我。

  一會后疼痛終於慢慢消失了,我起身走上了看臺上的主席臺,我姐也跟著我走了上來。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褲子全濕透了,於是就把上衣脫了下來擰乾。這個跑道的主席臺正面對著跑道,背面是堵墻,兩邊是跑道,所以只有站在跑道和看臺上的人可以看到我,外面的人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而這里就我和我姐,我也不用擔心什麼影響市容什麼的!

  我打著赤膊回頭看著我姐,發現我姐也正好盯著我。我姐身上也濕透了,上衣穿了等於沒穿,黃色的胸罩看得很清楚,下身的超短裙也濕透了,水順著大腿往下流,看著不知道多狼狽。這時我說了一句我至今仍覺得很幸運的話:「姐,你這樣小心會感冒,還是想辦法把衣服弄乾一點吧,這樣很容易感冒的!」

(二)


上回說到我和我姐在雨中散步,走到一個露天跑道,兩人在打鬧中打濕了衣服。我打著赤膊回頭看著我姐,發現我姐也正好盯著我,我姐身上也濕透了,上衣穿了等於沒穿,黃色的胸罩看得很清楚,下身的超短裙也濕透了,水順著大腿往下流,看著不知道多狼狽。
  這時我說了一句我至今的覺得很幸運的話:「姐,你這樣小心會感冒,還是想辦法把衣服弄乾一點吧,這樣很容易感冒的!」我姐白了我一眼,道:「你個小色狼,還嫌沒看夠?」我這時才發現我說的話有點不大恰當了,但還是死鴨子嘴硬,辯解道:「喂喂,什麼意思啊,我是怕你感冒好不好?隨你便吧,好心當成驢肝肺。」我姐看我生氣,就安慰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弟弟你關心我。算了,反正現在穿著和不穿也沒什麼區別,現在穿上身上也難受。再說你也都看到了,多給你看一點也沒什麼,你算是我的家人嘛!這兒也沒別人,只穿內衣就當是在游泳池的泳衣好了!」說著伸手去解超短裙上的褲腰帶,我就站在旁邊,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著我姐脫裙子。

  裙子慢慢地滑落至腳裸,我的小弟弟也慢慢地抬起了頭,比之前勃起得更厲害了。因為我穿的三角褲,所以勃起之后,小弟弟在內褲不舒服,所以不自覺的伸手去調整小弟弟在內褲的位置,我姐余光看到我動了一下,就看向我這,剛好就看到了我的手在小弟弟那擺弄,當時臉就一紅,繼續擰她的裙子,但是視線一直沒離開過我的胯部。

  我姐這樣一直看把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呢,我解釋道:「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應啊,變大了之后裹在內褲里不舒服,所以我要把位置調一下。」我姐也沒說什麼。

  經過一番努力,終於把裙子的水擰得差不多了,在這個過程中,我的目光一直在我姐的大腿和三角地帶游蕩。我姐的皮膚還算不錯的,因為練啦啦操,所以皮膚都很緊致,沒有什麼贅肉,膚色不算太白,但是看上去還是很美的。

  我姐的內褲也被雨水打濕了,確切的說是雨水打濕了黑色的小熊超短裙,超短裙濕透了之后又沾濕了內褲。我姐的內褲緊貼著她的陰部,本來這條內褲就比較薄,又因雨水的原因,貼著我姐陰道口的地方已經變成透明的了,現在燈光充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姐那里的毛發了,黑黑的,不過應該不是很多。

  這時,我姐喊了我一聲,我看得入神,沒有聽到,我姐又喊了我一聲,看我還是沒反應,在那發呆,於是朝我走來。我姐一動,我就從走神中恢復了過來,這時我姐也知道我在看哪了,但是她也沒說什麼,準備脫掉自己的上衣,她看了我一眼,估計是因為害羞吧,轉過身去脫衣服。


  我嘗試了一下,也拉不下來。因為我是從正面去拉拉鏈的,所以看不到具體什麼情況,於是將頭盡量伸出去,使我能看到我姐脖子后面的拉鏈。這時候我姐和我已經完全貼到一起去了,她的乳房已經死死地壓在了我的胸膛上,我當時的心思完全放在拉鏈上,而我姐已經開始有點呼吸不暢了。


  當我摟到我姐的胸部的時候,因為有手擋著,我沒辦法繼續往上摟,於是就和我姐分開來。這時我姐也去清醒過來了,看著我臉紅著,連忙甩開我的手,自己把衣服脫了下來。衣服脫到頭發那里的時候,我姐理了理頭發,使衣服容易脫下來,這時我姐的胸部已經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這時我的眼睛離我姐胸部的距離只有三、四十厘米左右,所以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姐的胸罩和乳房上裸露出來的肌膚。我姐的胸部不算大也不算小,沒有絲毫下垂的跡像,因為胸罩的束縛效果,可以看到一條深深的乳溝。

  這時我腦子就在想,要是我能摸一下就好了……不,我不要摸,我想整個手放上去,輕輕地揉,我的手放上去應該剛剛好,既不會一手無法掌握,也不會有那種手握不滿的情況。

  當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姐已經把上衣脫下來了。我姐似乎已從剛才那種狀態中恢復過來了,她見我盯著她的胸部看,敲了一下我的腦袋,笑道:「還看,有那麼好看?」我無意識的答了句:「好看,好看。」等我反應過來之后,連忙說:「切,沒料,沒什麼好看的!」然后偷偷的察看我姐的表情,誰知我姐沒有生氣,而是微笑地看著我,這反而讓我有點不知所措了。

  就在這時,我姐的表情變了,壞壞的一笑,道:「弟弟啊,好不公平啊,我脫得只剩內衣內褲,身體都被你看光了,你怎麼還穿著一條長褲啊?快脫下來,小心感冒哦!只有你看我,我卻不能看你,這不公平!」我道:「姐,別鬧了~~」我姐繼續壞笑著說:「哎呀,別害羞嘛!我們是一家人,讓我看看怕什麼?小時候我們的爹媽通宵打麻將時,你還抱著我睡過覺呢!來來來,我的衣服是你幫我脫的,所以你的褲子我來幫你脫,嘿嘿~~」說著就伸手要扒我的褲子。

  我連忙去抓她的手,可能是剛才看了太刺激的東西,心情沒平靜下來,有點點小激動,手上沒力,眼看著我姐就要把我的褲子扒下來了,我連忙往后一退,由於使力過大,我姐又扯著我的褲子,一個沒站穩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姐也被我帶著倒了下來,而且這個過程中,我姐也順利地把我的長褲脫了下來。

  我姐在倒下來的時候,因為手抓著我的褲子,倒下來的時候沒有手撐著,直接倒在了我的身上,最要命的是她的嘴巴剛好一口親到了我的嘴上。現在我們的姿勢是這樣的:我的人躺在地上,腿弓著岔開了,手摟在我姐的腰部,長褲已經褪到了小腿。而我姐呢,手剛剛松開了我的褲子,嘴巴親著我的嘴巴,陰部正被我已經很堅挺的小弟弟在頂著。

  (三)

  兩三年前的一個夏天,那時候我還在讀大學,因為兩個人都有暑假,所以暑假的時候兩個人相約晚上一起出來跑步。
  我見我姐覺得冷,就松開她的左手摟住了她的腰。不愧是練啦啦操的女孩的腰,腰上面一點多余的肉都沒有,沒有那種豐滿的感覺,皮膚緊致而且光滑,我忍不住的在我姐的腰上撫摸了幾下。


  現在我們的姿勢是這樣的:我的人躺在地上,腿弓著岔開了,手摟住我姐的腰,長褲已經推到了小腿;而我姐呢,手剛剛松開了我的褲子,嘴巴親著我的嘴巴,陰部正被我已經很堅挺的小弟弟頂住。

  我倒下去的時候直接后腦著地,摔得我有點發蒙,等我下一秒清醒過來之后就發現,我姐的嘴唇正好挨著我的嘴巴。正當我要推開我姐的時候,我姐睜開了眼睛,就這樣我們四目相對,但是誰也沒說話。

  我的手完全伸進了我姐的內褲里之后,手在我姐的內褲里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臀部,然后慢慢地由撫摸變成了揉捏。我姐的屁股不算豐滿也不算很翹,但是皮膚很緊致,一點都沒有松垮垮的感覺。
  就這樣對視了幾秒,我姐慢慢地閉上了眼睛。我又打算推開我姐,這時我卻很明顯的感覺到我姐的嘴巴動了一下,然后抬起頭,用很輕很輕的聲音對我說:



  「弟弟,把你的眼睛閉上~~」我當時已經十有八九猜到我姐有什麼打算了,但還是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然后,我姐再次把嘴巴貼向我的嘴巴,在我們嘴唇相碰之后,我更感覺到我姐的舌頭伸了過來,伸到了我的嘴里并努力想要撬開我的牙齒。這時的我已經不能自已了,我打開牙齒回應著我姐的舌頭的努力,并伸出我的舌頭嘗試去觸碰姐姐的舌頭。很快地,兩條舌頭在我的口腔中纏在了一起,兩條舌頭不斷地在我的口腔中攪動著……我的手慢慢地搭在我姐裸露的腰上,并不斷地撫摸著我姐的腰。不知道我姐是因為舌頭伸出來的時間有點長還是因為別的什麼,我姐的舌頭慢慢地縮回了她的嘴巴內,而我的舌頭緊接著她的舌頭伸了過去,最先觸碰到我姐的牙齒,再往里面就碰到了我姐的舌頭呢!我的舌頭繼續在我姐嘴里和她的舌頭攪動著,并且近似貪婪的吮吸著我姐的嘴。

  不久,我姐感覺到自己的陰部有東西頂著,於是伸手慢慢地摸下去,當我姐的手隔著內褲碰到我的小弟弟時,我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我姐被我這個反應嚇了一跳,連忙把手縮了回來,并看著我的臉,見我沒什麼反應,仍舊閉著眼睛,舌頭仍舊在自己的嘴里攪動,於是手又慢慢地伸到下面,小心翼翼地輕輕碰了下我的小弟弟,見我沒有什麼不適的反應,便慢慢地握住了我的小弟弟,感受著我的小弟弟傳過來的溫度。

  握住了一會后,我姐張開手掌,輕輕地撫摸著。這時我的手也不自覺地由我姐的腰部往下移動,再碰到我姐的內褲,因為我姐的內褲被雨打濕了,所以費了一點時間才把手伸進我姐的內褲里。



  我見我姐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知道她可能是在等待著我的下一步動作,於是用手翻開了我姐的陰唇,當我的手觸碰到我姐陰唇覆蓋著的嫩肉時,我姐再也忍不住了,身體開始不斷地輕輕地顫抖著,嘴里也不斷地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然后連忙拿出我的手,猛地坐了起來。

  我睜開眼睛,看見我姐坐在我的大腿上急促的呼吸著,并試圖平復自己激動的心。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問她怎麼了。我姐姐慢慢地站起來,看到我用有點略微失望的表情看著她,於是向我伸出了手,我握住了她的手,我姐一把將我拉了起來。

  在我站起來之后,我姐沉默了半天,然后說:「弟弟,陪我去主席臺的欄桿邊休息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我的腳下,微微一笑。我現在才發現,我姐這種微微一笑的表情還挺好看的。

  我應道:「嗯,好~~」就準備往那邊走,可是一抬腳就感覺到一只腳抬起帶著另一只腳,眼看就要倒下去了,我姐連忙把我扶住。這時我才知道我姐剛才的微微一笑是為了什麼。

  原來我姐剛才強脫我的長褲時,雖然成功把我的長褲脫了下來,卻沒有完全脫掉,長褲脫是脫下來了,可是還掛在我的腳裸上,所以我一走動的時候就直接絆倒了自己。

  這時我姐展示出了她那花枝亂顫的瘋笑(就是那種笑得很開心,完全不注意形象的笑),我沒好氣的說:「笑什麼笑?都怪你,你還好意思笑。」我姐笑臉盈盈的道歉道:「好啦好啦~~我不笑了,你還是快把褲子脫了吧,小心等下又把自己絆倒了,下次我可不扶你。」我點了點頭,彎下腰脫下了自己的褲子。
  我們倆各自擰乾自己的衣服和褲子后,我姐走過來牽著我的手說道:「陪我到欄桿那邊休息吧,隨便把衣服掛在那吹一吹。」我拿起衣服跟著我姐走到主席臺的欄桿邊,各自掛好了自己的衣褲。

  之后,我看了我姐一眼,可她沒看我,眼睛直視著前方,似乎在想著什麼。


  我們倆就這麼直直的看著前方,默默無言。過了一會,雨小了,我轉頭看了一眼我姐,這時我姐也剛好轉頭看我,我們都不知道向對方說什麼,又都把頭轉了回去。

  過了一會,我沒有將頭轉過去,叫了一聲我姐:「姐~~」我姐應道:「什麼?」我說:「我們雨中散步去吧,不打傘。」我姐很快就答應了:「好。其實我以前就想不打傘在雨里漫步了。」然后停頓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不行啊,現在雖然雨小,但是不打傘的話,到時候走完了,外衣可能會乾,內衣一定還是濕透的,那怎麼辦?」我想了一下,試探性的說道:「要不,我們把內衣脫了。反正這兒挺隱秘,也沒別人可以看到。」我姐道:「那不就成了裸奔了麼?」我道:「你之前不是說,如果走光了就當是穿著泳衣游泳好了,你現在就當是在家里洗澡好了。我以前在網上看到外國有好多地方都有天體運動,據說這樣對身體好什麼的,反正是有好處的。」我以為我姐會猶豫的,可是我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勾了一下我的鼻子說:
  「你個小色狼,想看我的身體是不是?算了,今天就陪你瘋下去,今晚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不過,我不要在這脫,我們下去了再脫,脫了之后你把我們的內衣拿上來掛著再下去,好不好?」這時我當然答應了她的要求:「好!」我姐牽著我走下了看臺,走到跑道之后,我姐不好意思的說:「脫吧!」便轉過身脫自己的胸罩。我也彎下腰脫我的內褲,因為小弟弟稍微有點硬了,所以脫下來時稍微有點費勁。在我脫的時候,我的眼睛一直都盯著我姐,看我姐是怎麼脫下自己的胸罩和內褲的,可惜因為跑道上沒有光,所以只能看到一個輪廓。

  我姐脫掉了自己的內衣,轉過身,兩腿緊緊地夾住,左手遮住自己的胸部,右手拿著內衣褲遞給我。我接過姐姐的內衣褲后,我姐說道:「快上去吧!」我答應道:「嗯。」當走到主席臺正準備掛起我姐的內衣褲時,我把內衣褲湊到鼻子跟前聞了聞,有雨水的味道,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應該是香水的味道,我覺得很少有女人是真的有體香的。

  掛好了衣服,我連忙跑下去,下去后看到我姐背對著我站著,似乎等待得有點焦急。我走上前一把握住我姐的手,說道:「走吧~~」我姐埋怨道:「怎麼這麼長時間啊?衣服都放好了沒?別到時候我們沒穿的。」我道:「放好了,放好了,姐姐大人你就放心吧,交給我的是沒問題的。走啦~~」於是,我牽著我姐,兩人赤裸裸的開始了雨中漫步……

(四)

上回說到我和我姐在一系列曖昧的舉動后,決定要全裸散步。
上回說到我和我姐的衣服都濕透了,為了不感冒,我們相互脫下了對方的衣服,只剩下內衣。而我姐在強脫我褲子的時候發生意外,和我一起倒在了地上。

  掛好了衣服,我連忙跑下去,下去后看到我姐背對著我站著,似乎等待得有點焦急。我走上前一把握住我姐的手,說道:「走吧~~」我姐埋怨道:「怎麼這麼長時間啊?衣服都放好了沒?別到時候我們沒穿的!」我道:「放好了,放好了!姐姐大人你就放心吧!交給我的是沒問題的。走啦~~」於是,我牽著我姐,兩人赤裸裸的開始了雨中漫步……我們是從主席臺開始走的,剛開始的時候走得很慢,也很不自然,畢竟兩個人都是第一次一絲不掛的在外面。這時我和我姐把手握得很緊,手心已經濕了,不知道是我緊張得出了汗,還是我姐緊張得出了汗,可能我們倆都有吧!
  主席臺在露天跑道一邊的正中間,雖然走得很慢,但是走了沒多長時間就走到了我們進來的那個大鐵門,大鐵門是那種鐵枝的,而不是一整塊大鐵皮覆蓋的那種,所以整個露天跑道就只有這個地方可以從外面看到里面的情況。

  兩人就這樣吻了將近一兩分鐘,姐姐才移開了嘴巴,情迷意亂的說道:「弟弟,我下面……很不舒服……好難受,我想要……跟姐姐……好不好?」但是我也想不了太多了,也沒辦法考慮什麼道德倫理的問題,直接把姐姐抱起來放在了地上,然后分開姐姐的雙腿。
  我為了緩解緊張氣氛,故意對我姐開玩笑說:「姐,要不我們出去逛逛?」說著就假裝要拉著我姐往大門外面走。我姐當時嚇得連忙兩只手抓住我的手,拼命地拉住我不讓我往外走,張嘴小聲叫道:「你瘋了啊?我們倆沒穿衣服啊,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人看見抓去派出所怎麼辦?你想害死我們啊?」其實我當時根本就沒用多大的勁,只是假裝要往外走,所以我姐猛地一拽,我就被她硬生生的拽了回來,拽回來的同時由於我姐用力過猛,我直接撞到了她的身上,而手臂直接撞到了她那富有彈性的裸露在外的乳房上,我的手臂就這樣壓著我姐的胸部。

  我姐仍舊怕我拉著她往外走,所以一直都死死地抓著不放手。被我姐這樣抓著,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我姐胸部的柔軟和溫度,讓我感覺很是舒服。

  我看到我姐這樣死死地抓著我,而我們又站在露天跑道外面可以看得到的地方,時間長了,搞不好就真的被人發現了。我連忙對我姐說:「姐,你再這樣壓著,小心把自己的胸部壓扁了。而且你這樣抱著我,讓我慾火焚身啊!」我姐聽到我這麼說,連忙稍微松開了抱緊我的手臂,說道:「不行!我要是松手了,那你又拉著我往外跑怎麼辦?」聽到這里我笑了:「姐,我剛才根本就沒用勁好不好,不然的話,你怎麼可能拉得住我?要是那樣,你早就被我拉出去了!」這時我姐終於稍稍放心的松開了手,想到自己剛才死死地抱著自己的弟弟,自己的胸部與弟弟的手臂那麼親密的接觸,就害羞的罵道:「你個小色狼,差點被你嚇死了。」我自己辯解道:「什麼色狼啊?明明是你自己抱著不撒手,害得我們不能趕緊離開門口,你怎麼埋怨起我來了?」這時我腦海里想到一個邪惡的玩笑:「姐,難道你剛才故意那麼做,就是為了在門口多呆一會兒,好讓外面的人可以看見你?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愛好啊!」我姐抬起手狠狠揪了一下我的手臂,壓低聲音叫道:「你才有那種愛好呢!

  我覺得被你看到都夠吃虧了,怎麼可能喜歡給別人看啊?我才沒那麼變態呢!」我求饒道:「好啦!好啦!我知道錯了!快松手,痛死我了!」我姐看到把我揪痛了,連忙松開手。在我姐松手后,我用右手拉起我姐的左手握在手心,繼續我們的散步。

  走了幾步路,我就對我姐說道:「其實我也不喜歡被別人看。」我停頓了一下,覺得表達得有點不清楚,又補充道:「我是說,我不喜歡你的身體被別的人看到!」我姐沉默了一下,輕輕地吐出兩個字:「謝謝!」說完這兩個字,我姐的身體也稍稍的靠在了我的身上。

  之后,我們一邊走路一邊聊天,漸漸地,雨停了。雨停了之后,露天跑道上開始起風了,因為之前在下雨,所以我們倆的身上都濕透了,一陣風吹來,我們就感覺到有一點點冷。因為我是男孩子,所以覺得沒什麼,而我姐哆嗦了一下,說了句:「好冷啊!」就把身體整個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姐沒有在意我的動作,因為我松開了她的左手后,她就把左手伸過來想要握住我的右手,我不知道她的意思,只以為我姐要用左手握住我的左手,於是就把我的左手伸上前去。就在我姐把手伸過來的時候,因為我的小弟弟到現在都一直處於勃起狀態,所以我姐把手伸過來的時候,直接就碰到了我的小弟弟。

  就這樣,我摟著我姐的腰,我姐握著我的左手,我們繼續繞著跑道走。我姐輕輕笑著在我耳邊說:「好大啊!怎麼會這麼硬啊?」我說道:「能不硬嗎?身邊有個身材這麼棒的美女被我摟著,而且還是一絲不掛的,我想不硬都不行啊!

  終於拉鏈可以動了,原來是被頭發纏住了。可我一想到,我現在要拉下拉鏈脫掉面前這個緊緊抱住我的女生的上衣,我的手就開始顫抖起來,我一點點一點點的拉下了拉鏈,當拉鏈拉倒腰和背之間時,我姐的衣服已經變得松垮垮的了,這時我以為我姐會自己動手把衣服脫下來,可是她卻沒有任何動作,於是我將手放在我姐的腰部,一點點的摟起了她的上衣。
  我姐姐那件白色紗質短袖上衣的脖子后面有個拉鏈,要把這個拉鏈拉下來,拉到腰和背的中間才能把上衣脫下來。我姐嘗試了幾次都沒有辦法把拉鏈拉動,於是轉過身來對我說:「弟弟,這個拉鏈不知道怎麼搞的,拉不下來,好像卡住了,幫我拉一下。」我連忙說:「好,我來拉。」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正常情況下一般都是走到我姐身后去幫她拉拉鏈,當時不知道怎麼了,我直接走到我姐面前,伸手繞過脖子去拉她的拉鏈,我姐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只是因為我貼得太近,習慣性的兩只手從我腋下伸過去,搭在我的肩上,這樣一來我姐離我更近了。
  這要是不硬就不是男人了。」我姐接著說道:「原來男生的那里可以變得這麼大啊,平時看你那里都看不出來,沒想到硬起來之后翹得那麼高。你現在要是穿著褲子出去,一定所有人都看得出來的。嘿嘿!」我姐太可惡了,這時候還不忘開我玩笑。

  我沒去問她,也扭頭看著外面,外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這個露天的跑道主席臺這邊就是我們進來時的那條馬路,對面是一片湖,湖的對面有好多樓房,可以說是燈火通明,和這邊呈現了很明顯的對比。
  說到這里我就有疑問了:「姐,不會吧,你不會是第一次見到男人的這個東西吧?」我姐答道:「嗯,是啊!活生生的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只是在電腦上看過。」我笑道:「原來是這樣啊!難道你和你男朋友之間就沒發生過什麼?」我姐似乎聽出了什麼,伸出右手敲了一下我的腦袋,罵道:「你瞎想些什麼呢!你把你姐當什麼人了?我穿內衣的樣子都沒有被除你以外的男生看過,你居然還這樣說我。還有,你說的那個男朋友,我們高中畢業之后就分手了。」我又問道:「那之后你就一直沒找過新男友?」我姐答道:「嗯,因為想考研,怕到時候談了朋友又要分,所以大學也沒打算談朋友。」「哦,原來是這樣啊!」我說完之后,二人又陷入了沉默。

  過了一會,我姐靠在我身上說道:「弟弟,你說我們倆不是姐弟而是情侶,那該多好啊!」我回道:「我覺得我們現在這樣,與其說是姐弟,倒不如說是情侶。」「是,我也有那種感覺。特別是現在這樣被你摟著的樣子,感覺就是一對情侶。」我見我姐聲音越說越小,情緒有些低落,於是就開玩笑道:「做不成情侶沒關系嘛!那就做情人!嘿嘿!你愿意不?」我說完以為我姐又要罵我色了,沒想到我姐想了一會,說道:「好!從今天起,有人的時候我們是姐弟,沒人的時候,我們就是情人。弟弟,這可是你提出來的,你可不要反悔啊!」邊說還邊在那笑。但是我瞬間無語了,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在這之后,我姐似乎挺高興的松開了我的左手,兩只手把我的腰環抱住,胸前的兩團肉已經完全壓在了我的身上。我說道:「姐,你這是在誘惑我啊!」我姐笑道:「我就誘惑你怎麼了?怎麼,不想讓我誘惑啊?那我移開了啊!」我連忙道:「不移開,不移開。我讓你誘惑,我喜歡你誘惑我。」我姐伸出手拍拍我的頭道:「這還差不多,這才是我的乖弟弟!」我們就這樣走了一圈,走到主席臺邊時,我對我姐說道:「姐,我想有個請求。」我姐立刻應道:「什麼請求啊?我們是姐弟,還說這麼見外的話。我說了的,今天你想怎樣瘋,我就陪你怎樣瘋!」我不好意思的小聲地說道:「姐,讓我摸下你的胸部吧?」我姐笑道:「我還當是什麼請求呢!沒問題!不過上到主席臺去再給你摸吧,在這下面看不到我們的衣服,我總覺得不安心。」我想想也對,就答應了。

  我們就這樣相互摟著走上了主席臺,當走到主席臺上時,我們松開了對方,因為燈光的原因,我才清楚地看到了我姐的裸體到底是什麼樣。我姐察覺到了我的目光,連忙用手擋住了自己的胸部和陰部。我姐的頭發稍稍有點凌亂,臉頰看著有點泛紅,目光直勾勾的看著我那勃起的小弟弟。

  我走上前去,我姐看到我動了,猛地抬頭看著我,那種滿臉通紅的樣子真可愛。我輕輕地抓住了我姐用來遮住胸部的手,說道:「姐,是你自己說要我們上來之后再給我摸你胸部的。」我看我姐沒反應,就擔心地問道:「姐!姐!你沒事吧?」這時,我姐回應了我:「嗯,沒什麼。」然后緩緩地放下了遮住自己胸部的手。這時我還是有點擔心,就喊了一聲:「姐?」我姐看了我一眼,立刻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的胸部上,然后教訓道:「你是不是要這樣啊?我都不介意給你摸了,你還介意個什麼?」然后我姐就閉上了眼睛,靠在主席臺的后墻上,任由我的手在她的胸部揉捏。



  這時我才真正的看清楚了我姐的乳房。沒有了胸罩的支撐后,我姐的胸部顯得沒有之前那麼大了,但是還是屬於那種一只手剛好掌握的大小。白白的乳房和我姐其它略微棕色的皮膚形成了很明顯的對比,我姐乳頭的顏色是那種很淡很淡的紅色,乳暈很小,乳頭因為剛才一系列的刺激,已經開始硬起來了。
  我看我姐也怪可憐的,被打就被打吧,反正是鬧著玩的,打得又不太痛,於是便上前拉她。就在這時我看到了一些很養眼的畫面:我拉我姐時,我姐先一只腳踏上臺階,由於腿張得太開,裙子往上一滑,我姐的內褲就露出來了,由於有白熾燈照著,所以我姐內褲的樣式我看得很清楚。
  我揉了一會姐姐的胸部,看到乳頭已經硬起來變大了,便用手指輕輕地捏住姐姐的乳頭,輕輕地搓弄。我姐似乎有點受不了了,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而且嘴里哼出了輕輕的舒服的呻吟聲。

  我一邊捏著姐姐的乳頭,一邊問道:「姐姐,很舒服麼?」我姐仍舊閉著眼睛,沒有回答我的話。我也沒管她,繼續我的手上運動,一會兒揉,一會兒摸,一會兒又捏。后來覺得不過癮,見我姐一直都沒什麼反應,便握住我姐的乳房彎下腰半蹲著含住了姐姐的乳頭。這時姐姐呻吟了一聲,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估計是胸部的刺激太激烈了,然后又閉上了眼睛。

  我把姐姐的乳頭含在嘴里輕輕的吸著,然后又用舌頭輕輕的按摩,過一會又用牙齒在乳頭上輕輕地磨著。姐姐的乳頭在我嘴里不斷地被我挑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呻吟聲也慢慢地控制不住慢慢地變大了。最后我姐實在忍不住了,睜開眼睛,把我拉起來,然后就猛地對著我的嘴巴親了上去,兩人的舌頭不住地在嘴里攪動。

  姐姐緊緊地抱住我,而我的手則不斷地在姐姐的背腰臀上游走,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姐姐的胸部壓住了我的胸膛,而姐姐的腹部也可以感受到我勃起的小弟弟那灼熱的溫度。



  當姐姐的雙腿完全呈M型時,我終於看到了姐姐陰部的全貌了。我姐的陰毛不是很多(我姐姐后來和我說,因為她學的啦啦操,穿啦啦操的衣服的時候,陰毛露出來會很難看,所以自己剃了一點,只留下中間的部份),而陰唇的四周基本上沒有陰毛,陰唇的四周看著很乾凈,也沒有像網上的那些圖片那樣完全翻出來了,只是因為動情了,所以陰道口已經微微張開了。

  我伸手上去輕輕地沿著陰唇摸,摸了一會又把手指伸進陰道里面玩,因為我知道女孩的那里十分脆弱,所以不敢使勁。

  我姐姐被我摸得有點受不了了,開始哼哼道:「弟弟,別摸了,姐姐……好難受……快點進……來,快點,我受……不了了……」然后抓著我的手往外拔。

  我立刻抽出了手指,上前用陰莖頂住了姐姐的陰部,因為姐姐流了太多淫水,頂上去一滑,第一次沒頂進去,姐姐於是直接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引導著龜頭插入自己的陰道。
  這時我慢慢地將陰莖向前頂著,忽然姐姐眉頭一皺,我知道我已經頂到她的處女膜了,我怕姐姐會痛就停了下來。姐姐似乎知道我怕痛著她了,說道:「沒事,我忍一下就過去了。你別停,繼續啊!」我聽到這話就繼續將陰莖向前頂,隨著姐姐一聲痛苦的呻吟,我的陰莖也完全進入到了姐姐的身體里面。

  這時我停了下來,對姐姐說道:「姐,你休息一下,等不痛了再繼續。」姐姐實在是覺得痛得有點難受,便「嗯」的答應道。過了一會,姐姐喊了我一聲:

  「弟弟~~」我就知道我姐已經可以開始了,於是小心翼翼的抽出我的陰莖,然后又插進去,最開始是慢慢地抽動,然后在姐姐的配合下逐漸加快速度。

  姐姐的腿現在已經完全盤在我的腰上,我的手環過姐姐的背緊緊地抱著她,姐姐也用手抱著我,不住地呻吟著,而我也不住地抽動著。姐姐的手不斷地在我背上又抓又撓,我已經無法顧及我的背了,整個人完全沉浸在和姐姐做愛的快感之中,抽插動作的互相磨擦刺激著我的龜頭,也刺激著姐姐的陰道內壁。
  感受到自己臀部那種肉碰肉的觸感之后,我姐也不甘示弱的從側面把手伸進我的內褲里并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然后慢慢地套弄著。我一邊享受著姐姐的套弄,一邊也不老實的把手繼續往里伸,慢慢地撫摸到我姐屁股的下方,繼續往下伸,直至碰到我姐的陰部。這時我姐輕輕的呻吟了一聲,然后停下她嘴里和手中的動作。

  突然,姐姐的身體開始顫抖,腰也不自覺的挺起來了。接著只聽到姐姐一聲長長的呻吟,姐姐高潮了,我也在姐姐的呻吟中射出了我的精子。精液一連射了好幾次才停止,姐姐也慢慢地從我的射精中回復過來,我和姐姐就這樣保持著高潮和射精時的插入姿勢,相互看著對方的臉,喘著粗氣。

  等我呼吸稍稍平復了一點后,我說道:「姐,對不起,我沒忍住,射到里面去了。」我姐一臉微笑和滿足的摸摸我的頭說道:「不要緊,今天是安全期,沒事的。」然后我把已經射了精的陰莖從姐姐的身體里抽了出來,頭枕著姐姐的胸部,靜靜地趴著,姐姐也抱著我靜靜地躺著。

  十分鐘后,我扶起了姐姐,這時我之前射進去的精液也流出了姐姐的陰道,混合著一些血絲順著大腿緩緩地流下來。我扶著姐姐走到了我們晾衣服的地方,姐姐拿起她的內褲擦掉了大腿上的精液,然后把內褲遞給我說道:「這個給你,這是被你的精液弄臟的,所以你要負責給我洗乾凈。」我點點頭,接過了姐姐的內褲。姐姐又說:「幫我穿下衣服,我身上一點勁都使不上來。」我應道:「哦,好,先跟你穿。」然后我給姐姐扣好了胸罩、穿上了上衣,又穿上短裙,最后在姐姐的注視下穿回自己的衣服。

  這時,我姐走過來,手搭在我的肩上說:「扶我回去吧,我真的沒勁了。」就這樣,我先扶著我姐把她送回了家。她家的人都睡了,姐姐稍微的沖了個澡,洗了下自己的陰戶,就被我扶上床睡了。我回到家,把姐姐的內褲很謹慎的藏在長褲的口袋里。

  第二天,因為我們放暑假,可是我家人沒暑假放,都去上班了,我就早早的把姐姐的內褲洗了,找了個機會把內褲還給了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