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人個子一般,相貌一般,學習也一般。可以說是丟在人群里都找不出來的,因為實在是太普通了。甚至于我沒有一點能夠有什么特別得地方。生活對我來說,就是上學,吃飯,睡覺,玩。除了這些小孩子習慣的東西外,幾乎沒有什么東西值得去描述。   「劉震,放了學去你家玩吧!」大剛拍著我的肩膀說道。   大剛是我的朋友之一,長得人高馬大。在學校里是有名的壞學生加小混混。之所以我們能成為朋友,完全是因為我經常拿著零花錢請大剛吃零食,去網吧。而大剛樂意身邊有我這么個錢袋子。   「啊?去我家干嘛。還不如去網吧上網呢。」我有些不愿意的說道。   「嗨,我今天中午買了一張好玩的游戲盤。拳皇格斗的!你家不是有PS2 么。嘿嘿,去你家玩吧!」大剛一臉淫蕩的表情看得我一陣無奈。   「不就是拳皇格斗么,去游戲廳玩不就得了?」我撇著嘴說道。
「操,不一樣啊!這個是破解版的!嘿嘿,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大剛一臉神秘的拍著我的肩膀小聲說道。   看著他那一副不到黃河不死心的樣子,我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其實我并不喜歡令別人去我家玩。爸媽在我上小學的時候就離婚了。也就從那個時候,我的性格開始變得有些陰沉和淡漠。而媽媽是游泳教練,沒事的時候對我關心的也并不多,家對于我來說,是一種冷漠和無所謂的感覺。每天放學,我都不想回家,因為媽媽也不經常在家吃飯。所以回家也沒有什么意思。   不過雖然我并不是很喜歡媽媽,可不得不承認,媽媽卻是個實實在在的超性感大美女。我媽媽叫孟桐茹,22歲的時候就生我了,到今年才36歲。雖然也算小半個中年女人了。但是媽媽天生麗質加上后天保養,所以看起來依然年輕漂亮,而且媽媽長的是那種很妖艷的女人,年輕的時候就身材火辣,經過這些年的沉淀,更加的熟美誘人。有次和媽媽一起逛街的時候,無意間媽媽買內衣的說出了她胸圍的尺寸,39H.平時雖然知道媽媽那對巨乳大的驚人,但得知了媽媽的乳房維度,還是讓我嚇了一跳!而且我還有一個不太喜歡媽媽的原因,就是我媽實在是有點太風騷了。每次出門都打扮的很風騷,不僅喜歡穿一些丁字褲啊,半透明的性感內衣,而且外衣也都十分暴露。記得有一次去媽媽的單位,市游泳館,媽媽是VIP專職游泳教練,只見媽媽正在教幾個看起來腦滿腸肥的中年男人游泳,那些中年男人看起來都像是暴發戶一般,都嬉皮笑臉的和媽媽嬉鬧著。而媽媽那天還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小小比基尼,媽媽大片的雪白奶肉還有下面那肥熟性感的蜜桃型大屁股都裸露在那些中年男人的視線中,隨著他們之間的嬉鬧,還時不時的觸碰著媽媽性感誘人的身體。終于到了放學,回家的路上,大剛攬著我的肩膀,興高采烈的跟我聊著天。  到家門口,我掏出鑰匙,習慣性的插進去擰動。平時一般這個點家里都沒有人。可是擰鑰匙的時候,只是轉動一圈,便打開了門。媽媽不在家的時候都會鎖上門,奇怪了,難道今天媽媽在家么?   我狐疑的領著大剛走進家里。   「哇塞,劉震,你家真大!」大剛看著我家豪華的裝飾發出了贊嘆。   我笑了笑,剛想說話,就聽到臥室里一個略著寫慵懶的騷媚聲音傳來:「震震,你回來了么?」   「啊?媽媽你也在家,今天沒出去么?」我疑惑的問道。   「嗯,一會出去,晚上出去吃飯。」屋子里媽媽自顧自的說道。   我換好拖鞋,剛走了幾步,正準備招呼大剛坐下。忽然只見大剛目瞪口呆一臉驚愕的盯著媽媽的臥室。   一種不好的預感傳來,我順著大剛的目光看去,心里也猛地一驚。媽媽的臥室正對著客廳,平時習慣了家里沒有人。媽媽平常當著我的面也都穿得很隨意。畢竟我年齡很小,所以有的時候媽媽換衣服什么的并不避諱我。此刻,媽媽正俯下身子往腳上套絲襪。此刻媽媽是背對著我彎下身,那肉滾滾的大白屁股高高撅著就像顯擺一樣對著我和大剛。媽媽的內衣內褲基本都很性感,此時媽媽下面穿的是一條小小的紫色高叉小內褲。內褲后面的小帶子基本沒有起到什么遮掩的作用,幾乎都陷入了媽媽那深深地屁股溝中。內褲襠部的位置包裹著媽媽下面肥肥的陰部,因為媽媽的身子彎的很低,所以整個陰部的位置都顯露出來,薄薄的小內褲底,顯著一條凹進去的小溝,似乎是媽媽陰唇中間的縫隙,周圍的陰肉幾乎都快跑出內褲邊似得,暗紅色的一抹肥肉連著幾根毛發都顯露無疑。兩條潔白光潤的雪白大腿因為媽媽每天都在水里游泳的原因,看起來總是白白嫩嫩的,隨著媽媽套上黑色的透明絲襪,那神秘而又誘人的光滑感顯得更加性感魅惑。    隨著媽媽套絲襪的動作,那肥熟肉感的大屁股還時不時的輕輕扭動兩下,仿佛是在挑逗男人的侵犯。大剛咽口水的聲音我都聽得清清楚楚的。 「震震?你怎么不說話?」媽媽聽我半天不說話,似乎有些納悶,疑惑的站起身轉過來看我。   這一轉身不要緊,媽媽可能是剛洗完澡換衣服,光溜溜的上身一下子展現在我和大剛的面前!   媽媽那大波浪似得黑色頭發嫵媚的披散下來,有些嬰兒肥的美麗臉蛋上并沒有讓時間帶走多少顏色,反而積累的更加成熟魅惑,尤其媽媽那比較豐滿的紅唇旁,還有一個黑黑的美人痣,配合著媽媽雪白的皮膚,讓這個本就有些妖媚的成熟尤物看起來更加的騷艷撩人!媽媽因為是游泳教練的緣故,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但畢竟已經快40歲的人了,所以比起那些年輕小姑娘們,還是豐滿的多。只見媽媽胸前那對39H 的火爆大奶像兩顆被剖成兩半的雪白大籃球一樣倒扣在胸脯上。因為媽媽乳根比較大,所以那沉甸甸的大奶子并不下垂,像兩座大肉山一般直直的向前方挺去。而媽媽那杯底大小的肉紅色乳暈在雪白奶肉的襯托下更覺得引人入勝,頂端兩顆紅褐色的大奶頭油亮結實,粗壯發達。就像成年男子的拇指頭肚一般大小,叫任何看到的人都淫性大發。雖然不止一次的看到過媽媽這對極品大奶子,可是以前并沒有太多感覺,可是此時此刻,除了我以外,媽媽現在這幾乎全裸著的豐滿騷肉竟然還被我的同班同學看到。讓我心里升出一種難以言語的刺激感!   果然,我身邊的大剛被媽媽轉過身來這一幕弄得嘴巴都忍不住讓開,兩只眼睛愣愣的盯著媽媽性感的肉體一眨不眨的看著。   媽媽顯然也沒有想到出我我之外,還有外人在場。看到直愣愣盯著他看得大剛,媽媽嚇了一跳,呆了幾秒鐘立刻雙臂抱在胸前遮擋住裸露的敏感部位。  「呃……媽……媽媽,這是我同學,我不知道你在換衣服。」我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來了同學……也不說一聲,我……我先換衣服,你們先坐。」媽媽滿臉通紅的尷尬說道,趕緊夾著大腿將敞開的臥室門關上。   臥室門關上后,大剛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愣愣的問我:「我擦……這……這是你媽?」   「啊……是啊……我沒想到我媽在家……你……早知道就不叫你來了。」想到媽媽剛才那誘人的春光全部被大剛看到,我心里不太樂意的說道。   :「啊,兄弟,嘖嘖,你媽……實在太漂亮了……走,去你臥室玩玩吧。」大剛意猶未盡的看了看媽媽緊閉著的臥室們,眼里有些不一樣的神色。    我帶著大剛來到我的屋子,因為媽媽在家,所以本來打算玩PS2的想法暫時沒法實行,打算等一會媽媽走了再說。   大剛坐在我柔軟的大床上,不停的打量著我的屋子,顯然家庭情況一般的大剛見到我琳瑯滿目的屋子十分羨慕。   「我操,以前沒想到啊,你家真好!」大剛贊嘆的說道。   「呵呵,還湊合吧。」我隨口應和道。心里暗暗想道,恐怕你是覺得我媽媽真好吧!   「對了,阿姨是干什么的啊,和明星似得,真漂亮啊!」大剛問道。「哦……我媽是市游泳館的游泳教練。」我不以為然的說道。   「怪不得皮膚這么好,原來每天都游泳啊。」大剛微不可查的舔了舔嘴唇。  看到他的樣子,我心里有點生氣,但想到剛才那刺激的一幕,卻也有種難以形容的興奮感。   我和大剛有大一沒一搭的聊著,大剛的話題幾乎離不開媽媽似得,媽媽的年齡,名字等等什么的全問了個遍。而我雖然不太愿意告訴大剛,不過還是遮遮掩掩的回答了大剛的問題。而且看著大剛那一臉急切和興奮的箱子,我的心里漸漸的升出一絲莫名其妙的興奮感覺來。甚至連媽媽的胸圍都告訴了大剛。   正在我們聊得開心的時候,媽媽臥室的門一響,只見換上了一件緊身的黑色連體套裙的媽媽,打扮的妖媚誘人,用那有點騷騷的說話聲對我說道:「震震啊,冰箱里有速凍水餃和丸子什么的,廚房里也給你做了菜,你和同學在家乖乖聽話,媽媽出去吃飯,晚上可能晚一點回來。」   「哦,知道了,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走過去送媽媽出門。   「呵呵,知道啦,在家聽話,招呼好同學,回來給你買好吃的。」媽媽笑著,有些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發,那勾人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大剛,然后穿上高跟鞋拿上小包,搖擺著那S形的美妙身姿翩翩離去。   (第二章)   「我操,你媽說話聲音好嗲,對你真好啊!真羨慕你啊!」大剛由衷的贊嘆著說道。   「呵呵,還好吧,這下我媽走了,咱們玩PS2吧,我看看你到底拿了什么游戲盤,神神秘秘的!」我淡笑著說道。    「哈哈,讓你見識見識!我可是托人買的!絕對讓你大吃一驚!」大剛興奮的說道。   插好PS2,將大剛的游戲盤放進去,只見拳皇格斗的畫面顯示出來,從94一直到2002MANX全部都有,大剛嫻熟的拿過主把子來,直接選擇了其中一個英文的選擇進入。這一版本的我以前從未見過,看畫面似乎有點面熟但卻又陌生。   看著我疑惑的眼神,大剛有些得意的說道:「看好了,看咱們選人。」說著,大剛用方向鍵調到了著名宅男女神不知火舞的頭像上點了選擇。   我有些納悶的選了一貫喜歡用的八神,奇怪的是這一款格斗中,不同于以往每個隊伍三到四個人。這一款只能選擇一個人,一進入對戰畫面,我立刻驚呆了!   只見那曾讓無數宅男玩家魂牽夢繞的巨乳女神不知火舞竟然一絲不掛!那標志性的暴露忍者服不翼而飛,那對每次都讓我熱血沸騰的搖晃巨乳沒有了那煩人的忍者服的遮掩,大咧咧的赤裸在畫面上!雖然畢竟是普通畫面的游戲人物,可是那兩條豐滿性感的大腿中間那黑色的一片和兩只裸露的大奶子上的紅點,還是讓我激動地幾乎要叫出聲來!   「我!我靠!這……這太牛逼了吧!」我結結巴巴的驚嘆道。   「嘿嘿,怎么樣,我知道你喜歡不知火舞,我一個哥們他哥是專門賣游戲光盤的,那天我在那看見他們偷偷玩,所以也求著他們幫我也進了一盤,怎么樣!爽吧!」大剛得意的說道。   「嗯嗯嗯!我靠,裸體的不知火舞啊,太刺激了!」我樂得合不攏嘴,眼睛盯著畫面上不知火舞那不停搖擺著的兩對巨乳興奮的說道!   「嘿嘿,我能騙你么!來,打打試試。還有更牛逼的呢!」說著,大剛控制著不知火舞像我攻來。   我興奮的控制著八神還擊,正如大剛所言,每一次我的八神攻擊到不知火舞赤裸的身子時,不知火舞那風騷的配音都發出一聲尖銳的叫春聲,而且每一套連擊打掉不知火舞一部分血后,屏幕上都會出現一個漫畫版的特寫,不是不知火舞叉開兩腿大張留著精液的淫穴,就是躺在地上一臉騷媚的揉著胸摸著下體。看得我那還未成熟的陰莖不禁蠢蠢欲動!    :「我靠!著那個神人發明的,太刺激了!」我興奮地滿臉發熱的死死盯著屏幕。   :「嘿嘿,爽吧!」大剛也興奮的喘著粗氣。   雖然也看過A片,但是那種感覺遠不如這樣自己動手的裸體格斗游戲來的興奮,尤其是那讓我無數次意淫的不知火舞竟然還是裸體的,更激發了我的興奮點。我和大剛不停地選用著不知火舞和瑪麗等經典女性格斗家,只見畫面上赤裸著豐滿肉體的女人不停地打斗著,用著不知火舞的我忍不住的叫喊著:「操,操!打死你個騷貨!」   大剛用的是赤裸身子的妖女夏爾美,那筆直修長的大腿不停回擊著,嘴里也忘乎所以的爆著粗口:「操!操你媽!操你媽的大奶子!」   剛開始的時候,聽到大剛的話,我不禁眉頭一皺,腦子出現了媽媽那妖艷的豐滿嬌軀,雖然現在的學生平時也都經常臟話連連,可是總覺得「操你媽「這句話聽著有點別扭,可是心里正低估的時候,大剛用的夏爾美連續的擊打讓我的不知火舞血量驟減,情急之下我也顧不得尋思,立刻回擊道:「我操,我打,打死你個騷逼!必殺啊!」   「哈哈,廢了吧!操,弄死你個大奶子!操你媽,操!操死你媽!」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的,大剛的臟話總是帶著我媽。看到他那無比興奮的目光中,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將畫面里的不知火舞換成了媽媽,尤其我仔細打量了一下,還別說,不知火舞無論從那妖艷的外貌還有那性感豐滿的巨乳肥臀上看,都和媽媽有點像。想到媽媽平日那風騷的舉止,已經剛才那無比香艷的一幕,我的心里無恥的產生了一種異樣的興奮感!   「讓你操!拿奶子夾死你!操!」索性,我也不管那些,急切的搓著把子罵道。   「踢爆你媽的大奶子!操!操你媽的騷逼!操,操!」大剛一聽我的話,竟然更加興奮地叫著,手中猛烈地按著手柄!那情形似乎真的在和我媽戰斗一般。  不過畢竟大剛的技術要高一些,連續十幾把我的不知火舞全部輸掉,大剛在最后一下KO不知火舞后,聽著屏幕中不知火舞那拉長的淫蕩慘叫聲,開心的拍著我的肩膀笑道:「哈哈,你媽個大騷貨被我干死了吧!怎么樣,我厲害吧!」  聽到大剛那頗為曖昧的話,我出奇的竟然沒有生氣,反而覺得有種難以壓抑的興奮,看著畫面上不知火舞那挑逗般的躺在地上,我腦子里忽然想到了媽媽也赤裸著身子被人干到虛脫在地上的一幕。   又打了幾把,我肚子有點餓了,大剛的爸媽都是工廠里的工人。晚上都加班到很晚,平時我和大剛也經常晚上在外面吃飯。所幸今晚家里正好有吃的,我去廚房把冰箱里的水餃下到鍋里,把媽媽準備的菜和肉丸子拿出來放到微波爐里熱了熱。   收拾好飯,我和大剛去洗手間洗手。忽然,大剛像發現新大陸的拿起洗衣機上媽媽隨手換下來的一條粉紅色丁字內褲說道:「我操,這,這是你媽的內褲啊!這么小!」   我剛想奪下來,但看著大剛那猥瑣的樣子,我竟然忍不住說了句:「對啊,我媽的內褲都很小,有的還是透明的呢。」   聽到我的話,大剛驚得搖了搖頭,竟然當著我的面用兩手把內褲的帶子拉開,那小小的內褲布料前后加起來也沒有手掌大,粉紅蕾絲的面料格外的誘人,尤其大剛還將內褲里面的地方反過來看。那樣子讓我更加興奮。   「我操,你媽可真騷啊,這內褲實在太要命了!要是拿到咱學校賣給那些流氓的話,估計能賣一百多塊錢呢!」大剛仔仔細細的翻看著媽媽小內褲褲底的位置。     :「靠!我媽這些內衣內褲都挺貴的!好了,快洗手吃飯吧!別玩我媽的內褲了!還真不嫌臟!」我嘴上鄙夷的說道,但心里卻巴不得他再玩一會似得。  「唉……好啊,呵呵,真騷啊……」大剛咧著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但還是依依不舍的將媽媽的小內褲重新放好。   吃完飯后,大剛又借著上廁所的名義跑進衛生間待了能有十多分鐘,估計又去玩我媽媽的小內褲了。可是我卻奇怪的沒有討厭他,過了一會見到大剛走出來,臉上似乎有些心滿意足的樣子。   又玩了一會,快到晚上8點了,大剛才戀戀不舍的回家去了。   送走大剛,我趕緊跑到廁所,只見媽媽的小內褲果然被再次翻動了似得,我有些顫抖的伸手拿起媽媽那小小的丁字褲,學著大剛的樣子將內褲內側的白色面料放到眼前。剛才從側面沒看仔細,只見內褲里面襠部的位置,有些被液體沾過微微泛著淡黃的顏色,我呼吸紊亂的將內褲拿到鼻子的位置,只聞見一股淫靡的腥臊和淡淡的熟女尿味濃郁的沖進我的鼻子里。天啊,實在太美妙了!那種特別誘人的騷味就像是猛烈地春藥一般,難怪網上都有戀物癖,很多人對女性的原味內褲都那么著迷,一想到這條內褲是我那風騷性感的媽媽穿過的,我的下體竟然忍不住勃起了。我緊張的伸出舌頭,輕輕的在媽媽內褲底部那略帶著微黃的地方舔了一下,有些咸咸的味道,還有一股芝麻醬的香味。我疑惑的仔細看了看,心想媽媽的小內褲怎么還會有芝麻醬的味,果然,在我仔細的翻看下,原來在媽媽內褲前面的三角布的地方,有淡淡的一抹芝麻醬的顏色。我忽然想起今晚和大剛吃飯的時候,曾經吃過芝麻醬,而且大綱的嘴角上還吃的都是。原來這小子竟然拿著我媽媽的騷內褲擦嘴了呀!腦海中浮現出大剛像一只發情了的公狗一般將媽媽的小內褲貼在嘴上不停地摩擦和舔吸,我實在是欲火難熬。忍不住解開褲子,將我那還在發育中的雞巴放出來,然后隨手抓起媽媽放在一旁的粉色蕾絲乳罩,用那軟軟的乳罩棉墊包住我的雞巴套弄起來。   一邊發情似得嗅著媽媽內褲上淫靡的騷味,一邊腦子里幻想著媽媽那肥美誘人的下體正在我的臉上摩擦著。眼前重新出現了下午回來的時候媽媽換衣服時那高高撅起的誘人大屁股和兩只肥大的巨乳。騷貨啊,擺出那么淫蕩的姿勢是不是媽媽在外面也經常被人操啊!還有玩拳皇的時候,大剛嘴里那不停意淫著媽媽的話,仿佛媽媽在床上高撅著肥美的大屁股像一只母狗一般被大剛操的嗷嗷直叫。    在我不停地幻想和下流的興奮中,我精袋一松,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塞在媽媽的奶罩里面。   現在的男孩子都發育的很早,雖然以前我也打過手槍,但是從未有這么爽的感覺。看著媽媽一片狼藉的內褲和奶罩,我好半天才回過神來,趕緊把我蹂躪過的內衣內褲放到盆里清洗起來。   (第三章)   晚上快十點的時候,媽媽才回來。似乎喝了點酒,媽媽那略略酡紅的豐潤臉蛋上有些迷離的神色,笑著跟我打了個招呼,連門都半掩著,就走進洗手間。隨即傳來一陣急促水流敲打在馬桶里的聲音。看來媽媽似乎有些尿急啊!想到今天親吻媽媽內褲的時候聞著媽媽那誘人的尿騷味時,我不禁呼吸又開始急促起來。  「喲,震震,這么乖呀,還幫媽媽洗了胸罩和內褲。」媽媽微笑著扶著門,從廁所里走了出來。   :「昂,你還說呢,換下來的內褲就那么丟在那,我同學都看到了。怪不好意思的!還有今天換衣服的時候你也不注意!」我先下手為強的埋怨著媽媽。  「唉喲……那人家錯了嗎……我怎么會想到你會來同學回家來玩的么。呵呵。」媽媽一邊輕佻的笑著,一邊像個風塵女子般嫵媚的趴倒在沙發上半倚在我身邊。   「又喝酒了?」我有些無奈的看著軟倒在身旁的媽媽。   「嗯……嘿嘿……今天一個學院請我們單位的人吃飯,老是灌我酒。討厭死了。」媽媽撅嘴小嘴柔媚的嬌哼著說道。   看著媽媽那妖媚風騷的樣子,我心里暗暗說道「媽的,是不是人家還給你下面灌精液了來著!」   「誰讓媽媽你那么漂亮來著。」我拍馬屁的笑道。   「嘻嘻,真會逗你媽媽。媽媽漂亮點不好啊?」媽媽伸出小手輕輕的笑著拍打著我的腿說道。   「哪逗你了,我們同學今晚還說呢,你實在是太漂亮了!長得那么嫵媚,身材還那么火辣,你啊,真是的,在家都不知道注意點,兩個大奶子都被人家看見了!」看到媽媽那妖媚的樣子,我忍不住罪惡的想逗逗媽媽。   「討厭啦,一群小流氓。我又不知道么,什么大奶子啦,說得那么難聽。我都這么大年紀了還占老娘的便宜。」媽媽嗲嗲的聲音和里面夾雜的一絲羞澀更加的騷媚動人。害得我下面又要蠢蠢欲動似得。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對媽媽這個極品尤物今天竟然這么興奮。   「誰說的啊,老媽你還不到40歲,長得又年輕,我們同學都說你和還不到20歲出頭的小姑娘似得,但是身材卻比那些小姑娘發育的豐滿多了。嘿嘿,他還說想追你當女朋友呢!」雖然不愿相信,但我還是忍不住的挑逗起媽媽來。  「哈哈,好呀,那你就讓他追我唄。能追到手老娘就當他的女朋友,哈哈哈哈。」媽媽可能真的有點醉意,半倚在我身上輕輕的笑著說道,那兩只巨大的奶球隨著她的笑聲輕輕搖晃著。   「這可是你說的啊!那我可真和他說了昂!」我湊到媽媽腦袋邊壞笑道。  「切,說就說唄,呵呵,不跟你這小屁孩說了。想睡覺了,震震也早點睡吧,媽媽先去睡覺了哦。」媽媽笑著像只慵懶的波斯貓一般從沙發上爬起來,腳步有些微微虛浮的扭動著那緊身套裙下面緊繃繃的大肥屁股走回臥室里。   整個一晚上,我腦子里都是媽媽那妖艷誘人的肉體,不停地做著旖旎的春夢。  第二天上學的時候,我竟然有些發神經似得將昨晚媽媽回來以后和媽媽說的話告訴了大剛。   聽完我的話,大剛眼里放著光彩說道:「我操!你媽真這么說了!」   「對啊,估計昨晚喝醉了開玩笑的吧,怎么了,你不會真的想追我媽媽吧。」我略帶驚異的問道。   「哈哈,怎么會啊,那我不成你爸了。要是你媽求著我讓我當你爸的話說不定我會考慮一下。哈哈。」大剛大笑著說道。   「滾蛋!你在說的話我就火了。」我生氣似得說道。   「哎哎哎,好兄弟,別生氣啊,開玩笑么。對了,我有弄著幾盤好玩的游戲,等有時間去你家玩啊。」大剛摟著我的肩膀說道。   「真的?什么游戲。」想起那赤裸著的不知火舞,我有些興奮的問道。  「嘿嘿,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大剛得意的笑道。   從那以后,大剛和我的關系似乎越來越親近,不僅在學校里整天罩著我,誰敢對我有一絲不滿他就帶著手下的小兄弟揍他。而且整天好兄弟好哥們的拿著一些市面上買不到的成人游戲盤去我家玩。沒事的時候還總跟我探討媽媽的話題,并且經常有意無意的說著一些有點帶著色情的話語,比如說會問我媽媽有沒有和別的男人做愛啊,以前我吃她的奶多不多啊之類的事情。久而久之,我心里那異樣的變態快感讓我竟然都認認真真的和大剛討論起來。甚至有一次大剛去我們家玩,趁著媽媽不在家,我還把媽媽放著內衣內褲的柜子拉開給大剛看,大剛滿臉激動和驚異的將媽媽那些性感的丁字褲和透明內褲發出來一件一件欣賞,而且最讓我驚訝的是,我們在翻騰的時候,竟然在媽媽放內衣褲的下面找到一個帶子,里面竟然全是超暴露的情趣內衣還有情趣手銬!把我和大剛都嚇了一跳!   「我操!想不到你媽真的真么悶騷啊!竟然還好這一口!」大剛拿著帶著絨毛的情趣手銬對我驚嘆的說道。   「我靠,我也不知道啊!她什么時候買的啊!我都不知道啊!」我驚訝的說道。   「看你媽一臉的騷樣,奶子和奶牛似得那么大,走路說話都那么風騷!說不定你媽在外面都被人操了多少遍了!」大剛滿臉興奮的罵道。   「我也沒想到啊,我媽竟然這么……這么騷!」聽到大剛那侮辱性的話,我竟然沒有反駁,反而順著大剛的話繼續說道。   「你媽就是個大騷貨啊……你看這些內衣內褲,我操妓女都不好意思穿啊!」大剛說的越來越過分。   「這……算了吧,收起來吧,別讓我媽發現!」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再等會,反正你媽還要一會才能回來!再看看,我再好好看看!」大剛激動地阻攔我,將媽媽袋子里五顏六色各種款式的情趣內衣還有手銬什么的都鋪在床上,一件一件仔細的看著。   雖然款式很多,除了內衣還有漁網樣式的絲襪,透明的肚兜,甚至還有一對帶著鈴鐺的乳夾!所有的衣物都離不開薄,透,露三個字,可以想象每一件衣服穿在我那豐滿性感巨乳肥臀的艷母身上都是何等的誘人。加上媽媽那風騷的樣子,想一想下面都直直的。   不過就在我和大剛忘我的欣賞之時,媽媽竟然神奇的回來了。我和大剛來不及收拾,嚇得幾乎不敢呼吸。媽媽進門后發現床上來不及裝起來的情趣內衣和敞開的內衣柜子,顯然也嚇了一跳,本來我和大剛都以為這下慘了。沒想到媽媽竟然低著頭,有些羞澀的沉默了半天,小聲嘟噥道。   「亂翻我的東西……兩個小流氓,快出去!」可能是隱秘的事情被撞破,媽媽有些嬌羞的不敢看我們。   看到媽媽似乎沒有生氣,得到媽媽的特赦令,我和大剛趕緊跑出媽媽的臥室,在我的屋子里嚇得大氣不敢出。   后來,直到媽媽叫我們出去吃飯,我們才敢出來。吃飯的時候,氣氛十分尷尬,看到我和大剛局促的樣子,媽媽笑罵的和我們說這話。氣氛這才緩和起來。  之后的一段時間,大剛仍然只要一有時間就去我家玩,每天晚上幾乎都到我家吃飯。而每次媽媽在家的時候,大剛都表現的特別勤快,幫媽媽收拾家幫媽媽做飯。還經常給媽媽講笑話逗得媽媽笑的花枝亂顫。更讓我驚訝的是,大剛竟然還報了游泳館的學習班,跟媽媽學游泳,節假日的時候每天風雨無阻的去游泳館學習。因為大剛身強力壯的原因,所以游泳學的特別好,媽媽經常夸獎大剛這個大剛那個,聽得我越發覺得事情不對。尤其有的時候去游泳館,大剛和媽媽在水里還嬉鬧著,大剛黑色的膚色和媽媽那奶脂般的皮膚在水里更顯得分明,我甚至發現有時候不經意間,大剛還會借機在媽媽泳衣下的大奶子和半裸露的肥屁股上揩油。而媽媽卻并沒有任何不樂意的樣子。在家里也是,大剛幫媽媽打掃衛生做飯的時候,也經常裝作無意的用胳膊或者腿觸碰媽媽的大奶子和屁股肉。   就這樣大約兩三個月,大剛幾乎成為了我們家的一員似得。有時候大剛晚上沒法來我們家吃飯,媽媽還會問怎么大剛沒來。    (第四章)    一種強烈的預感告訴我大剛和媽媽一定會有事情。但我內心中那越來越另類的變態快感不停地讓我千萬不要阻攔。終于,我忍不住偷偷花錢找人在家按上了針孔攝像頭。   有一天周末,爸爸讓我去他那住兩天。我特意將這件事告訴了大剛和媽媽。然后在爸爸那里住了兩天,之后心急火燎的趕回家。只見家里媽媽和大剛都不在,我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錄像,查看起來。   第一天的時候還倒沒什么,只是媽媽和大剛似乎更加親蜜了一些,甚至有的時候媽媽在打掃衛生的時候,大剛還忽然從后面抱住媽媽那肉呼呼的小腰,在媽媽嚇得連聲尖叫中笑著逃開媽媽的粉拳攻擊。那樣子就像一對情侶似得。   可是第二天的視頻,卻叫我直接射了出來。   畫面里,媽媽和大剛靠在沙發上,桌子上擺著大剛拿過來的紅酒。   :「小剛,你帶著的這個紅酒怎么勁這么大,我才喝了三杯,就感覺頭暈呼呼的。」媽媽有些嬌軟的輕聲呢喃道。   媽媽今天沒有出門,加上正是夏天最熱的時候,媽媽身上只穿著一件紫紅色的半透明睡衣,胸前那對巨大的39H大奶子和下面半個肥厚的大屁股都半路在外面,連下面下小小的紫色小內褲都看得一清二楚。   「呵呵,可能是天氣熱的原因吧,你看我都熱的不行了,要不阿姨,我把外套脫下來?你可別嫌我啊!」大剛裝出一副大男孩般天真的說道。   「哎呀……真不拿自己當外人,哼。」媽媽沒有阻攔,反而嬌膩著聲音白眼說道。   大剛立刻笑著將自己身上的大T恤和大短褲都脫了下來。露出一身健壯的黝黑身軀。只穿著一條黑色的平角內褲重新坐到媽媽身邊。   「討厭……在別人家還脫衣服。真是的……「媽媽雖然這么說,但眼睛卻有些喜歡的盯著大剛那遠比同齡人結實高大的多的身材。    「哎喲,在游泳館的時候阿姨你不是整天見著么。嘿嘿,阿姨,說起游泳我給你講個笑話,說一個女游泳教練有一天逛街看到自己的男學生,就上去打招呼,那個男學生看見他愣了一下,然后說到:呵呵,平時習慣了,你這一穿上衣服我還沒人出來。哈哈「大剛說著大笑起來。   「哎呀,你壞死了,講這么下流的笑話給人家聽!」媽媽一邊捂著小嘴嬌笑著,一邊像個騷貨般扭著豐滿誘人的身子。   「嘿嘿,哪里下流了么。哈哈,來阿姨,我們再喝一杯。」大剛一邊笑著一邊給媽媽又倒了一杯紅酒。   紅酒里大剛早就下上了對女人用的烈性春藥。媽媽雖然酒量不錯,但是無奈酒里面春藥的作用下,還是腦子里有些迷糊,而且看著大剛那健壯年輕的身體,以及身上那種極具侵略性的雄性體味,剛讓媽媽下身忍不住的濕潤起來。   又喝了兩杯,媽媽的全身都燥熱起來,雪白的皮膚上泛起淡淡的粉紅色,細密的汗珠不停地流出,散發出誘人的熟女肉香。   「阿姨,看你熱的,不行的話把睡衣脫下來吧,跟我一樣!」大剛湊到媽媽耳邊帶著些挑逗的說道。   「嗯嗯……才不要……人家里面就穿了條小內褲……哪能在你面前脫衣服呀。」媽媽此時也動了春情,那欲拒還迎的騷騷小模樣,更看得大剛欲火難熬,恨不得直接就把這個騷媚艷熟的美肉娘抱到床上狠狠蹂躪。   「沒事啦,反正我和劉震都把你當媽媽一樣,平時游泳的時候教練不是也就穿兩件么,嘿嘿,穿兩件也是穿,穿一件也是穿,來,阿姨,我幫你脫!」  大剛嘴里說著狗屁不通的謬論,伸手就去脫媽媽紫紅色的半透明小睡衣。  「哎呀……不要啦……嗯嗯……討厭嘛……別脫人家衣服呀……」媽媽一邊嬌哼著,但在大剛那侵略性的動作下,最后還是被大剛成功的將小睡衣脫下來。  「哇!阿姨,你實在是太美啦!」大剛看著面前只穿著一條紫色的半透明小丁字褲的媽媽贊嘆道。   大剛脫下衣服后就順勢將媽媽的兩只手抓在一邊,不讓媽媽遮擋,只見媽媽那成熟誘人的豐滿肉體大咧咧的暴露在大剛淫蕩的目光下。那一對高高挺立的渾圓巨乳上,兩枚誘人的大奶頭早已經勃起,就像兩顆碩大的桑葚一般引誘著大剛品嘗,而下面那條半透明的小內褲被媽媽小腹上微微隆起的肥嫩白肉和兩條緊緊并在一起的豐滿大腿擠的更小,里面烏黑濃密的陰毛在那被汗水和淫水打濕的內褲下幾乎看得清清楚楚。   「討厭嘛,哪有直接脫人家衣服的啦……人家……人家都快40了……哪里美嘛……」媽媽一臉嬌羞的側過頭,嗲嗲的聲音還不知廉恥的挑逗著大剛。  「阿姨哪里都漂亮啊!你看這對大奶子!比日本那些大奶牛還大呀!要是阿姨這對大奶子里面還有奶水的話,肯定是極品乳牛啊!哈哈哈。」大剛的口水都順著嘴角往下流。   「討厭……壞死了……什么乳牛啊……人家……人家就是奶子大一些么……哪里有乳汁啊……還想吃人家的乳汁……你……你壞死了……」媽媽不知有意無意的,竟然還微微晃了晃胸前的一對大乳房,兩個粗大的肥奶頭不停地挑逗著大剛!   「沒事,我一個朋友有認識的人,等我給他打電話,什么時候讓他給拿點催乳的東西,到時候給阿姨的大奶子上打一針,那時候就能喝阿姨的奶水了啊!」大剛興奮地說道。   「啊?還要給人家的奶子上打針呀……不要……會疼的……人家又不是你的奶牛,才不給你喝奶呢……」說著媽媽還縮著身子撒著嬌的說道。   「嘿嘿,才不管呢!到時候一定要給阿姨的大奶子上催上奶!看阿姨這兩顆大奶頭,這么大,是不是給其他男人吃奶吃多了!我也嘗嘗!」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大剛也沒必要再裝下去,直接像一只餓狼似得把頭湊到媽媽胸前,張開大嘴就含住媽媽的一枚大乳頭吃起來。   「哎呀……小剛……小剛你壞死了……不要吃人家的奶頭啦……呀!不要咬么……昂昂……不要那么用力咬人家的大奶頭啦,要掉了……就沒法喂你吃奶了……」媽媽那難以壓抑的欲火也隨著大剛的吸奶徹底噴發出來。   大剛死命的吮吸著媽媽那像橡膠皮一般堅韌的大乳頭,雙手用力的擠捏著媽媽像籃球似得飽滿巨乳,手上因為太用力,手指的骨節都泛著青白的顏色。媽媽因為長期鍛煉,皮膚和肉質都要比一般的女人緊密很多,尤其媽媽的那對大乳房,就像歐美女人那樣彈性十足,飽滿結實,不然也不可能那么渾圓挺翹。此刻卻被大剛那雙有力的大手捏的幾乎要爆炸了似得,大剛的十根手指頭都深深地抓緊媽媽的大奶子里,乳暈和乳頭被擠的鼓脹長的高高挺立著,就像是脫水掙扎的人拼命地將腦袋要伸出水面呼吸一般。   「恩恩啊…… 小剛,人家的……人家的奶子都要被你抓爆啦……疼……小剛…… 阿姨的……阿姨的大奶頭要被你咬下來啦…… 啊……哦……「媽媽緊緊皺著眉頭,閉著眼張開小嘴放浪的呻吟著,看那表情不知道是爽還是疼!  大剛就想要撕碎媽媽一般,用力的啃咬著媽媽那兩顆大奶頭,哪怕在視頻里,我都能聽到大剛扯動吮咬媽媽乳頭時發出的聲音。我不禁有些擔心大剛不會真的要把媽媽的乳頭咬下來吧。   沒幾分鐘,大剛猛地叫了一聲,像一只野獸似得將媽媽整個人都抱了起來,雖然媽媽在女人里面已經算是高挑豐滿得了。但是在才15歲的大剛那發育的特別健壯的體格面前,就像是一只被黑色猛虎所抓住的肥美綿羊。嬌滴滴的就被大剛抱在懷里。   走到臥室大剛猛地將媽媽扔在床上,發狂似得將媽媽下身那早已濕透了的小內褲扯下來塞進媽媽那半張著的小嘴里。   被自己拿浸濕淫水的小內褲塞住小嘴,媽媽內心深處那種女性被男人征服的感覺刺激的媽媽就像一只被擺到菜板子上等待宰殺的大白羊,嬌媚到骨子里的聲音不停的哀婉的挑逗著兇狠的大剛。   大剛急顫顫的脫下自己的內褲,露出一根又黑又粗的大雞吧,用力將媽媽那兩條肉擠擠的粉嫩大腿壓在床上,露出媽媽下身那布滿濃密陰毛的肥美肉穴,那兩半又厚又肥的陰唇就像一張饑渴的小嘴似得一張一合,吐出一股股淫靡濕熱騷味,更激發了大剛的強烈的獸欲!   大剛可能也是第一次,沒有任何調情經驗的就將那粗壯有力的黑雞巴狠狠插進媽媽那淫狼肥美的下身。   「啊……好……好大!嗚嗚……脹死了!」媽媽猛地高高昂起頭,塞著小內褲的小嘴里發出一聲高昂的呻吟聲。   看到大剛那猛烈的插入,我心里不禁擔心起來,那么粗那么大,若非媽媽下面早就被淫水潤滑濕透,這一下子非得把媽媽的陰道捅破!   「騷……騷貨!每天都晃著一對大奶子勾引我!說!你是不是騷貨!」  大剛毫不憐惜的用手抓著媽媽胸前高高聳立的兩只大奶子,嘴里狠狠的說道。   :「啊……啊……啊!我……我是……騷貨……我是騷貨……啊。小剛……操死我了……啊……好大……「媽媽被大剛撞得腰部一挺一挺的,那微微有些肉的小腰看著幾乎要被大剛那猛烈地沖撞弄斷一般。   :「操!騷逼!大騷逼!操死你!早就想玩你這對大奶子了!說,是不是好多人都吃過你的大奶子操過你的屄!」大剛一邊狠狠的罵道,那健壯的虎區就像打樁機一般撞得媽媽兩腿上的嫩肉啪啪作響。   大剛的雞巴在年輕人里也算是大的了。媽媽雖然豐滿騷浪,但天生媚骨,下面的肉穴還是彈性十足,緊窄程度比起年青少女來都不遑多讓!就像我所想的一般,大剛剛才沒有經驗的猛然插入確實讓她剛才覺得下面想撕裂了一半。可那種強大的男性侵略和被征服的感覺叫媽媽內心萌發出想女M一般的強烈快感。  「騷……我是騷逼……啊……啊啊……小剛……操死我了……我要被你操爛了!下面要被你操爛了……「媽媽狂浪的呻吟著,那不堪入耳的淫詞穢語讓我套弄著下體的手都不禁加快!   「騷逼阿姨……操死你!把你下面的賤肉都操爛了!讓你再賣騷!讓你再整天犯賤!妓女!賤貨!在游泳池里穿得那么少!操死你!是不是好多人都操過你!」大剛一邊操著媽媽,一邊用下流的話語侮辱著媽媽。   「啊……是……啊……被……被好多……好多人……操……嗚嗚嗚……好……好舒服……小剛……你太厲害了……嗚嗚……「媽媽被大剛已經操的神志不清,半張著的小嘴里嗚嗚的呻吟著。   「媽的!抓爆你的奶子!操死你個賤奶牛!我非給你把奶弄出來!讓你……讓你當我的奶牛!」大剛似乎也被媽媽下面那肥熟緊窄的小肥屄弄得語無倫次,劇烈的喘息著操著媽媽。   大剛每次的抽插,那碩大的龜頭都將媽媽下面肥嫩的鮮紅色陰道肉帶的外翻出來。一股股白色的淫液隨著大剛粗壯的陰莖被帶了出來,我在視頻里幾乎都能聞到那股淫靡誘人的騷味。   忽然,媽媽被操的小腰一挺,像翻了白眼似得,下身被大剛堵住的淫穴中噴出一股淡黃色的激烈水流!   大剛一愣,仔細聞了聞,竟然興奮地說道:「操!真是個大騷貨!竟然被我操出尿來!媽的!老子操死你!」說著,大剛開始更有用力的在媽媽那不停往外噴著濃濃騷尿的肥穴里抽插起來,那樣子就像真要把媽媽操死一般。   「啊啊啊啊……小剛!操死了我啊!人家……人家的逼要被你操爛了……爽死了……啊哈啊啊啊……騷貨,騷貨要被你操死了!」隨著下身被大剛操的失禁,媽媽所有的情欲都毫無保留的被大剛撕破。   都說處男第一次堅持的時間都不長,可是大剛竟然在媽媽那豐滿妖艷的性感肉體上整整發泄了20多分鐘!然后剛一射精就又提槍繼續插,媽媽被插的不停地高潮,那淫浪的嬌聲淫語不停地回蕩在臥室里。   直到第三次射精后,大剛才長出一口氣,略微有些疲憊似得在早已被操的有氣無力的媽媽身上休息了一會。   媽媽大張著被粗暴蹂躪后的豐滿肉體。還被塞著內褲的小嘴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雪白的乳房上滿是被大剛抓過的紅印。下面又紅又腫的肥屄上布滿濃稠的精液,看起來無比的淫靡。   大剛心滿意足的笑著,伸手在媽媽那被抓的通紅的大奶子上把玩著,拿起電話來,打起電話說道:「哦,表哥啊……呵呵我是大剛啊……那個,上次你說的你給一個騷貨用的那個強效的催奶藥我想要一點啊……」   (完)